恐怕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更新日期:2018-09-05 02:59    浏览次数 :

  (7)经营范围:销售:百货、针纺织品、家用电器、仪器仪表、通讯设备(含移动通信设备)、五金交电、工艺美术品、花卉、化工产品(不含危险化学品、监控化学品及易制毒化学品)、机械设备、电子计算机及配件、建筑材料(不含危险化学品)、金属材料、照相器材、文体用品及器材、金银首饰、文化用品、初级农产品、电动自行车、医疗器械;承接室内外装修装饰工程施工业务;场地出租;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展览服务;企业营销策划;教育咨询、旅游咨询、住宿、居民服务、网上贸易代理;批发兼零售预包装食品兼散装食品,批发兼零售乳制品(含婴幼儿配方乳粉);小吃服务;店堂零售(卷烟、雪茄烟);

  育科技服务;科学健身咨询服务;体育器材装备服务;体育用品、健身器材、摄影器材、汽车摩托车配件、机电设备、日用百货、纺织品、药品、化妆品、图书、报刊、仪器仪表、通讯设备、五金交电、化工产品(不含危险化学品及易制毒化学品)、电子计算机及配件、建筑材料、服装服饰的批发零售;电影放映;KTV歌厅娱乐服务;电子游艺厅娱乐活动;儿童室内游戏娱乐服务;室内手工制作娱乐服务;摄影扩印服务;宠物美容服务;宠物医院服务;房屋租赁;体育设备出租;鞋帽加工和设计;企业管理咨询服务;对外贸易;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国内各类广告;展览服务;批发兼零售预包装食品。饮料及冷饮服务;咖啡馆服务;酒吧服务(分支机构经营)。(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2019年慕尼黑国际体育用品及运动时尚贸易博览会 (ISPO MUNICH 2019)

  2013年2月3日–6日,来自全球109个国家和地区的81,000多名观众参观了位于德国慕尼黑的ISPO MUNICH展会,参观人数比上届展会增长了4%。其中66%为国际观众,意大利、奥地利、瑞士和英国是观众来源最多的4个国家。慕尼黑国际博览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laus Dittrich先生强调:―本届展会欧洲和亚洲市场的观众增量。我们为西班牙观众的强势回归,并重新跻身观众最多的10个国家感到无比高兴。 参展商数量方面,ISPO MUNICH也获得了明显增长:来自52个国家的2,481家展商参展(上届为51个国家、2,344家展商)。净展示面积扩大了430平米,达到103,220平米,创下所有同类展会中的新记录,并再一次证明了ISPO MUNICH全球运动行业领先商贸平台的地位。 为期4天的展会获得了观众的极高评价。100%的观众给予了ISPO MUNICH 2013展会好至极好的反馈。2012年运动零售行业的复苏,尤其是运动健康市场的迅速扩大,带来了行业对未来发展的信心。在展会第三天的第二届ISPO运动健康论坛,这一点被再次证明。45%的观众预测未来一年内,ISPO MUNICH将在运动行业内变得越来越重要,50%的观众认为展会将继续保持行业重要地位。

  杨卫群:河池市各种赛事活动的主要特点有三个:一是涵盖的项目多,有篮球、气排球、乒乓球、羽毛球、象棋、围棋、自行车、钓鱼、龙狮、体育舞蹈、武术散打、游泳等多个项目。二是参与人群比较广泛,从青少年到老年各个年龄段的群众都参与其中。三是既有现代体育项目比赛又有传统体育项目比赛,既有脑力竞赛又有体能竞技。借此机会,向大家介绍两个重点赛事。一个是河池市第二届体育舞蹈·国际标准舞锦标赛暨周边城市精英邀请赛。体育舞蹈是河池市刚刚兴起的体育项目,2014年举办了第一届比赛。今年10月1—3日举办第二届赛事,参加的选手600多名,其中南宁、柳州、桂林等周边城市200多名选手参赛,部分职业选手参赛。第二个赛事中国大化红水河岩滩水电站库区国际垂钓大赛。这项赛事已经连续举办了六届,邀请东南亚国家的选手参赛,这项赛事是河池市体育对外交流的一个窗口。今年10月22—23日将在大化县举办第六届中国大化红水河岩滩水电站库区国际垂钓大赛,邀请越南和老挝两个国家的选手参赛。

  为如期实现上述目标,我们主要抓以下7个方面的工作。一是以机制促发展,健全完善全民健身工作协调机制。大力完善“政府主导、部门协同、社会参与”的“大群体”工作格局和机制。二是打造品牌赛事,优化公共体育服务供给。丰富和完善全民健身活动体系,发挥大型“品牌”赛事活动的引领作用,持续有效带动健身热情。三是加快体育基础设施建设。多方筹措资金,引导和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公共体育领域,鼓励人民群众投工投劳参加公共体育设施建设。争取国家基本公共体育设施建设专项资金扶助和自治区专项资金补助。完成基础设施建设任务。四是扶持体育社会组织发展,增强体育社会组织发展实力和活力;市、县(市、区)体育组织形成“3+N”模式,即体育总会、老年人体育协会、社会体育指导员协会及若干个单项和人群体育协会。五是建好几支全民健身骨干队伍,即体育社会组织骨干、社会体育指导员、机关企事业单位体育爱好者、热心体育工作的老年人、体育教师、体育专业在校生等全民健身志愿者队伍。六是构建少数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保护体系,通过政府主导与社会参与方式,建立市、县(市、区)、乡镇(街道)三级保护工作机制;健全以河池学院牵头的民族体育研发和人才培训工作机制;七是以融合促发展,实现体育健身与其他产业协同发展。推动体育与健康、养老、旅游、文化、教育等产业融合发展,推出一批具有河池山水资源、人文优势和民族特色的项目,实现体育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的合理配置。

  1.品牌资讯:森马、迪卡侬、安奈儿、美津浓、舒华、探拓户外、探路者

  “壮族三月三·民族体育炫”活动设有竞赛和表演项目2类,其中竞赛项目有全国独竹漂邀请赛、花炮邀请赛、板鞋竞速赛、中国-东盟狮王争霸赛、中国-东盟民族传统体育表演项目展示大赛、三人篮球赛和健身健美赛六项。目前,已有越南、马来西亚以及中国香港、台湾、四川、海南等共39个代表队相约广西,要来参加各个竞赛项目的比赛。

  据悉,当中暑危险性提高时,报警器就会响起,盈丰国际官网:督促使用者休息及补充水分。针对不同年龄层的使用者,感应器判断的标准也有所不同。该款T恤主要针对长期在户外工作或运动的人以及容易在屋内中暑的老年人。(人民网)

  见面会上,举行了初中组和高中组三人篮球对抗赛,霍华德分别为冠军球队颁奖。霍华德还客串了一回教练,现场指导海口十多名6岁至12岁的篮球少年球技。此外,霍华德还参观了匹克海口首家7S店并进行现场签售。(海南日报)

  当然,举办民族体育狂欢节也将得到体育明星们的参与和支持。“壮族三月三”期间,来宾主会场还设有体育明星运动健身讲堂、与羽毛球明星对阵、与围棋和象棋大师对弈等现场互动活动,奥运会跳水冠军李婷、奥运会柔道冠军杨秀丽、奥运会体操女子团体冠军程菲、世界羽毛球冠军王仪涵、世界跳水冠军李娆、亚洲飞人短跑名将劳义,以及象棋世界冠军、特级国际大师蒋川,围棋职业棋手、全国女子冠军唐盈等将光临活动现场,与广大群众欢度佳节。

  作为腾讯体育旗下的原创赛事IP,特步企鹅跑同时是国内首个运动社交赛事。它打破传统路跑赛事的办赛理念,大量融入娱乐、社交元素,为当下的年轻人打造与新老朋友一起的欢聚时光,倡导健康的都市生活方式。(腾讯体育)

  人民网杭州8月8日电(王丽玮)今天上午,“小哈·越学越有戏”2018中国网+浙江小百花校园大赛十强选手导师集训营在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排练厅开营。来自杭州、绍兴、温州及台州等地十强选手们将在这里接受“一对一”专业指导,同时观摩小百花剧目排练。…

  音像制品零售、出租;国内版权图书零售;法律、法规及国务院决定未禁止且未规定许可的项目自主选择;应经许可的,凭有效许可证或批准证书经营;中药销售(不含兽药,不含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西药销售(不含兽药,不含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烟、雪茄烟、书刊、音像制品批发兼零售;餐饮服务、旅游服务、住宿、医疗服务(由分支机构经营);日用百货、针织品、纺织品、服装鞋帽、儿童玩具、建筑材料、金属材料、机械设备(汽车无线发射装置、卫星地面接收设施等需办理前置审批的项目除外)、五金产品、电子产品、珠宝首饰、农产品的批发、零售;

  对于大多数年轻人而言,电子游戏已经以各种形式的存在,成为生活当中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大数据而论,去年中国游戏产业的规模已经超过了2000亿元人民币,其中手游代表王者荣耀的运营收入大约在300亿元,英雄联盟的运营收入大约在150亿元……而绝地求生、魔兽世界和英雄联盟这些热门游戏的巅峰同时在线万人以上。

  而衍生于电子游戏的电子竞技类项目也因此乘风而起: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都拥有着自己的独立的职业联赛,火爆程度甚至不逊色与传统体育竞技,豪门之间相互对抗的比赛甚至一票难求。受市场刺激,职业比赛的影响力也日渐扩大,英雄联盟中国区职业联赛(LPL)在今年做出了大幅改革,模仿传统体育为电竞俱乐部设置了主客场循环赛模式固然这本身立足于电竞推广,但也说明了电子竞技的群众基础正在逐年扩大。

  然而,对于年龄稍大一些的老一辈们而言,无论是电子竞技还是电子游戏,又或是PC端游戏与主机游戏,都并无太大分别,只不过是“玩”而已回想十多年前,电子游戏被主流媒体视为洪水猛兽,甚至被冠以“电子”的称号,相关从业者生存环境之严苛,难以言诉。

  早在两个月之前,LPL的官方网站里就宣布将会在LPL的职业选手当中挑选成员组成中国战队参加亚运会,角逐本届亚运会当中新设立的电竞英雄联盟项目的金牌。一时间,电竞从业者欢呼雀跃。

  然而之后不久,新组建的中国代表队在悄无声息当中就沉默地通过了亚运预选赛,甚至就在昨天和今天,热火朝天的雅加达亚运会现场,各项目的运动员在荧屏之中龙争虎斗,但亚运会的电竞项目,却好像在电视转播当中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的讯息,仅仅存在于赛程安排之中。

  只有在一些相关的网站上,我们才能够依稀看到,王者荣耀AOV项目,中国队已经拿下了金牌;而英雄联盟项目也结束了第一天的小组赛,中国队暂时屈居小组第二。

  所有人都在比赛时间内疯狂地寻找直播源,然而国内的任何一家媒体,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需求,却都不得不面露苦笑,摇头说不。都说拿到金牌就是为国争光,然而明明是为国家争取荣誉的电影,电竞选手们却始终不能有姓名,何也?

  这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广电总局在2004年发布的《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这一纸禁令使得当时收视率颇高的CCTV5《电子竞技世界》、旅游卫视《游戏东西》等节目全部被停掉。此后中国的电竞赛事再难进入电视转播这一重要传播媒介,大多数电竞赛事主要是通过网络直播。

  本以为随着近几年来游戏产业市场价值的急剧成长和这次电竞入亚的东风,电竞赛事将会在本届亚运会上再度名正言顺地出现在电视荧屏之上,甚至参照电竞转播的多年经验,真正将“电视+网络”的传播模式彻底开启,将电竞打造成为本届亚运会当中最具备新闻传播价值的运动项目。

  但在亚运会电竞首秀的前夕,广电总局再次发布了关于《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的通知。该《规定》列了未成年人节目禁止14项内容,其中便包括电子游戏禁止宣传、介绍各类电子游戏。目标所指何处,不问可知。这样一来,央视即使握有独播版权,也只能是“有苦难言”。

  于是,亚运的电子竞技项目,就这样,在我们的眼前隐身了与其他传统体育项目的公平竞争,并未存在。

  就在去年9月,电子竞技界发生了一件大事:新任奥委会主席巴赫在来华与阿里巴巴洽谈合作时声称愿意拥抱电子竞技,支持电竞入奥而就在半年之前,巴赫还曾言之凿凿地表示电竞绝不可能入奥。

  其中的反复与背后的利益纠缠且先放一旁。但这种首鼠两端的态度,正说明了在老一辈人与保守派眼中,对电竞所体现的那种,复杂的、爱恨难言的态度。

  首先很好理解的一点就是,电子竞技作为E时代的产物,其脱胎于电子游戏的特殊性,足以让大家很难对其本身是否属于体育竞技这一点做出明确的归属分类。

  所有的传统体育项目当中,哪怕需要借助某些器材,但更为重要的是,在对抗时我们更多地要去依赖我们的身体,通过对身体精细控制,完成各种运动技巧,超越人体本身的极限,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自己。

  在这样的固有观念之中,就连棋牌类项目是否属于体育竞技,至今都依然存在巨大争议而棋牌类项目虽然也曾经进入过亚运会和奥运会,但停留总是稍纵即逝,为争取一个生存的机会而苦苦支撑。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电子竞技虽然具备一定的对抗性,但这些对抗大多存在于虚拟之中。而长期在电子设备前训练的电竞选手与传统的体育项目选手的体魄对比,也很容易让大多数中立观众产生一种“这真的是运动员吗”的想法。

  更何况,传统的体育竞技项目大多存在悠久的历史和几乎不会有太大改动的规则,但电子竞技里,且不说作为载体的游戏客户端每一次版本的改变都会引发对抗规则的改变,而更为让人为难的是,一款电子游戏的生命周期如果能有10年就可以称得上是相当成功但对于奥运来说,也不过是两个周期而已,这就意味着,一旦电竞真的入奥,也许两三个周期过去之后,电竞类下辖的项目或许就要全部换掉,其中的审核、立项和定规程序,想想就令人头疼。

  因此,在我们对广电总局的禁令表示不满之前,不妨仔细询问一下自己的内心,你是否认同社会上的主流看法?在你的认知当中,电子竞技到底算不算体育对抗项目?

  虽然巴赫最后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并且国际奥委会也声称:电竞选手为了比赛所付出的准备与日常训练的强度,以及选手体现出的超越自己的精神,都可以认定,具有竞争性的电子竞技,可以被认为一种体育运动。

  但显然改变他们观念的或者说,让他们的决定(而非观念)发生改变的,绝不会是认知上的自我修正,而是可见的利益。

  在价值观稍显保守的中国,哪怕游戏产业的蓬勃发展,电子竞技的风生水起,也很难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改变主流社会对待电子竞技的态度。从这次亚运会中,电子竞技项目的转播缺席就可以看出来,电竞缺席的不仅仅是是本届央视亚运会的报道,还有主流社会对它的认知甚至在大多人看来,电子游戏能够进入奥运会,本身就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

  这是两代人之间的代沟,可以沟通,但要扭转对方的既定价值观,并不现实。

  对于目前占据主流发声地位的年长者来说,电子竞技其身不正,但因为其庞大的利益链条,使得它本身拥有了巨大的合作价值亚运会与奥运会近年来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屡遭举办地难产困局,而一些传统的冷门体育竞技项目也因为热门项目的全球商业化和职业化被大大地压缩了生存空间,急需关注度。而热门项目本身有着自成体系的系列赛事,又不太需要沾五环之光,反倒是嫌弃奥运会影响了自身的利益。

  对支持电子竞技的年轻人而言,传统体育大多冗杂无趣,并且不能给自己带来关注和利益。但奥运本身的金字招牌,可以让他们获得自己最想要的长辈对于自己的努力和奋斗的认同感,在亚洲传统的亲情文化环境下,这种认同感很难用利益来取代。

  更何况,奥运一旦与电竞绑定,必然大幅吸睛,对于冷门的传统体育项目而言,或许就能从中获得关注和支持。

  因而,虽然这是肉眼可见的双赢选择,但却因为双方价值观上的巨大分歧,难以进行有效的合作。二者想要达成最后的精诚协作,或许唯一的解决方式只有等,等待时间带走所有的代沟……

  虽然因为经营上的原因,日子困顿的亚运会先于奥运主动伸出手拥抱了电竞,但亚洲最大的市场中国,对此却反应冷淡。考虑到棋牌类项目的反复,电竞在亚运会的前景未必会如想象般乐观。

  更为重要的是,除了认同感之外,亚运和奥运还能给电子竞争带来什么?奥委会声称,电竞入奥的前提是,入选的电竞项目必须符合奥运会的价值观。因而,任何与战争、血腥、暴力内容相关的项目,都不可能入选奥运会。

  那么以这个标准来看的话,毫无疑问,几乎所有的热门电竞项目都将会被排除在奥运大家庭之外。

  你不能指责奥委会的保守,毫无疑问,和平是奥运会百年来坚持不易的精神内核之一,这一价值取向本身就是奥运精神的体现,这没有任何的问题。而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没有打打杀杀的电子游戏,很难成为热门,这也意味着缺乏足够的利益推动将之抬进奥运。

  而谈到利益……对于电竞本身而言,在互联网时代里,任何热门项目几乎都会迅速建立起相关的利益链条就前不久刚刚结束的DOTA全球TI8挑战赛,奖金池已经达到了2200万美元之巨,这还仅仅是电竞项目当中的其中之一而已。热门类游戏《英雄联盟》、《CS-GO》和《绝地求生》,其背后庞大的利益链条,让他们底气十足,哪怕无法入选奥运,损失的关注度也不会影响到其自身的良性发展。

  在这样的情况下,电竞与亚运的这次拥抱,很有可能会是一次算不上很成功的试水而已。强行的拥抱,只会让双方显得尴尬和别扭。

  或许在并不久远的未来,社会的主流意识会逐渐改变,大家对待电子竞技的态度也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但真正到了那个时候,电子竞技是否还需要亚运会和奥运会的招牌来装点自己,恐怕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