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体育竞技史话之十四|垫上精灵-青岛体操

更新日期:2018-09-03 11:41    浏览次数 :

  “青岛竞技体育史线届运动会开赛之际,为配合宣传,组织一批体育人采访、撰写的系列文稿。史话通过回顾和梳理此届省运会青岛参赛的全部28个项目的发展历程,旨在重现青岛竞技体育波澜不惊的历史,展现一代代体育人无私奉献、团结协作、顽强拼搏的精神风貌,弘扬“更快、更高 、更强”的竞技体育精神,标注青岛特色体育文化符号,向省运年献礼。

  体操是一种徒手或借助器械进行各种身体操练的体育项目。它的含义和内容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有所不同。现代体操的正式名称是竞技体操,它是体操的分支,而又简称为体操。

  目前,国际上的大型体操比赛有世界杯赛、世界锦标赛和奥运会体操赛。国际和国内的大型体操比赛一般包括三种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的比赛,即团体赛、个人全能赛和单项赛。

  “体操”是对所有体操项目的总称,而不是具体哪个项目的名称。依据目的和任务,体操可分为基本体操和竞技性体操两大类。基本体操是指动作和技术都比较简单的一类体操,其主要目的、任务是强身健体和培养良好的身体姿态,它所面对的主要对象是广大的人民群众,最常见的有广播体操和为防治各种职业病的健身体操。而竞技性体操从字面上就可以看出,是指在赛场上以争取胜利、获得优异成绩、争夺奖牌为主要目的的一类体操。这类体操动作难度大、技术复杂,有一定的惊险性,从事这类体操训练的主要是运动员。目前,竞技性体操包括竞技体操、艺术体操、健美操、技巧、蹦床五项运动。其中,竞技体操男子项目有自由体操、鞍马、吊环、跳马、双杠、单杠六项,女子项目有跳马、高低杠、平衡木、自由体操四项。

  现代体操项目传入我国,是在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当时体操运动十分落后,没有群众性的体操活动。晚清末年,在“洋学堂”中,在维新派改革发展的学校中,和民革时期资产阶级改革的教育课程标准中设立有体操课,作为教育中全面发展的要求,可以说是今天体育课的前身。但是,几十年间只在1924年第三届全运会上才举行过一次项目不全的全国性的体操表演。

  现在,我国的体操事业突飞猛进,已经成为夺金的主要项目之一,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我国在体操就获得了14枚奖牌,9枚金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我国就获得了4枚金牌,3枚银牌。其中,中国女子体操队在2008年8月13日,首次获得女子体操团体金牌。

  艺术体操是一项新兴的体育项目,20世纪70年代中国才引进这一个项目,它在80年代以其特有的魅力在各体育院校广泛开展起来,随着社会的发展,该项目在中国国内已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蹦床运动在中国起步较晚,在1997年才传入国内。目前国内有条件的省市纷纷成立了自己的队伍,吸收体操、跳水和技巧等项目的选手参赛。国家体操管理中心在天津设立了国家蹦床训练基地,并将天津、湖南、江苏、上海、广东、福建和重庆等省、市列为中国蹦床运动10个重点布局单位。

  1956年第一届全国少年田径、体操运动会在青岛举行,推动了青岛市许多中小学建有自己的体操队,这使得青岛的体操运动起步早、成绩好、影响大,自然发展水平和普及程度比较高,为国家培养了许多优秀体育人才,出了不少名人。

  图注:20世纪50年代从事过体操训练的青岛队运动员,在70年代表演做的吊环十字支撑动作

  图注:1957年全国体操锦标赛山东代表队(前排右一青岛市教练毕衍尧、中排左三青岛运动员张白露、右一朱传玫,后排左一辛克玉、左二戴德正、左三陈国光、左五李文寿)

  70年代中后期,青岛市组建体操专业队。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任体操专职教练毕衍尧组织招收了一批运动员,进行有组织的练习。直至1972年第四任体操专职教练高益英从省队回青执教,使业余训练如虎添翼。为了迎接省运会,又调集了冯际昌、王永法、初其泰等从事过体操训练的人员做教练,把运动员分组细化。在1974年第十届省运会体操比赛中获得4个年龄组中的3个团体冠军,并一举夺得这次体操比赛各单项近80%的金牌。文革中一度中断的青岛市体操运动,开始恢复业余训练。

  图注:20世纪70年代末青岛籍国家体操队教练高健(左一)来山东讲学与青岛籍省队和市队教练合影

  1978年,为培养和选拔青少年体操后备人才,青岛市举行中小学生体操比赛,学校开始重视体操运动。此后,市级中小学生体操比赛每年举办一次。1980年1月,青岛市体操运动协会成立。6月,青岛市第二体育场体操训练馆改建竣工并投入使用,这也是山东省内一流的体操训练场馆。1982年,青岛市首次举办幼儿体操比赛,有15所幼儿园参加展示表演并进行幼儿教师体操培训。之后,青岛市多次组队参加全省全国儿童、少儿体操比赛,并取得优异战绩。1985年,在澳大利亚国际体操邀请赛上,蔺建虎夺得自由体操冠军,是青岛第一个世界体操冠军。1987年,在山东省“希望杯”体操比赛上,青岛队夺得团体赛男女乙组和女子丙组冠军。1994年8月,在天津举行的全国少儿体操比赛上,青岛选手秦玉娜夺得女子团体和高低杠冠军。1999年,在西安举行的全国第四届城运会上,青岛选手代鹏飞夺得体操比赛跳马金牌、个人全能银牌。

  图注:1986年迎接第十三届省运会体操比赛青岛体操队儿童组运动员合影

  2000年,青岛市体育局实施奥运战略,增设蹦床项目训练。2002年,青岛市第二体育场创办全市第一所体操示范幼儿园,聘有专业教师,招收4~6岁儿童。由于起步较早,运动成绩稳步提高,青岛先后为省以上专业队和体育学院输送大量人才,拥有运动健将16人。其中,李凤伟、王宏、吕彬、蔺通、由雅男、孙旭光、蔺建虎、姜广乾,姜广坤,姜广赤等先后入选国家队。为青岛体育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图注:2002年第二十届省运会体操比赛青岛队部分运动员合影(后排左起教练员贾岩红、刘安全、崔济生右一石海龙)

  2012年,为进一步理顺青岛市乒乓球、体操类项目的管理体制,明确管理职责,推动青岛市乒乓球、体操类项目的全面发展,青岛市第二体育场依照“一个机构、两块牌子”的办法挂牌成立了“青岛市乒乓球、体操运动管理中心”。全面负责青岛市体操项目的规划与发展工作,搞好青岛市体操项目的普及、推广、训练竞赛、培训、市场开发等工作,使青岛市体操项目各项工作纳入规范化,科学化管理。同年授予崂山区实验幼儿园为幼儿体操试点幼儿园;授予四方区宜阳路小学为艺术体操试点学校;授予市南区少儿体育活动中心为艺术体操试点单位。为推动青岛市幼儿体操和艺术体操项目的发展,培养高水平的体育后备人才,促进全民健身活动,为广大学生提供丰富多彩的体育活动内容奠定重要基础。

  青岛市艺术体操队组建较晚,一直没有专门的训练场地,与体操队合用场地,在训练上经常有冲突。针对这一问题,第二体育场于2013年为艺术体操队投入30多万元,通过政府采购方式购置专项地毯、训练器材,镜子等,解决了艺术体操队多年没有训练场地的尴尬局面。近年来,经过教练员们的努力,青岛的艺术体操项目已经逐渐在省内脱颖而出,取得了一些骄人的成绩。2017年山东省艺术体操锦标赛在青岛举办,本土作战的青岛队一举获得了2金1银1铜,位列榜首。在采访艺术体操教练贾岩红时她自豪地说:“近两年队里有6个孩子通过艺术体操转练舞蹈特长,考取了39中。艺术体操在培养和提升孩子气质方面,与舞蹈有同样的功效。艺术体操起步阶段的训练有很多芭蕾元素在里面。练习艺术体操可以及时防止纠正含胸、驼背等不良形态,在短期内达到美化形体、塑造气质的效果。同时,学习艺术体操的孩子,都有一双美腿,线条特别好看。”然而目前青岛市艺术体操队只有贾岩红一位专职教练员,而且后备人才不足,如何着眼长远,加强后备人才的梯队建设,让一茬茬的后备人才更好地衔接起来成为青岛艺术体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二十三届省运会周期青岛市蹦床队历史性首次单独组队参加了全国青少年蹦床锦标赛,王乃鹏2012年和2013年连续两年获得冠军,入选国家队。

  多年来,青岛市的体操项目是由青岛市第二体育场负责组织管理。几任领导干部都对体操运动倾注了大量的心血,青岛市优秀的体操运动员、教练员为体操事业付出了艰苦的努力、刻苦的钻研和巨大的精力,才取得了现在的成绩。

  近年来体操项目的后备人才培养面临严峻挑战。梯队建设断档,可用适龄运动员严重不足,凸显严重的后备人才危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青少年参与体操活动和训练的比例低、人才总量少,各后备人才基地、试点单位和市队存在招生难的严峻困境以及运动员流失严重成为项目发展最大的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快乐体操“理念应运而生。

  当前体操队招不到人的症结在于我国的体操项目过于专业化,造成青少年儿童不愿意从事体操训练。快乐体操就是让参与体操活动的孩子们能快快乐乐地进行玩耍和锻炼。从快乐体操开展得比较好的国家的情况看,其普及推广的目的着重于让孩子们快乐地参与体操活动,不像竞技体操那样追求竞技性,其教学内容注重趣味性和娱乐性;其教学方法体现灵活性和多样性;其锻炼过程讲究游戏化和自觉性;其器材设备确保安全性和多彩性;其教学结果以人为本,因人而异,量力而行。

  全面推动快乐体操进幼儿园、小学、中学、社区等,目的在于扩大体操锻炼人群,培养后备人才。为积极响应国家体育总局快乐体操的推广工作,第二体育场积极派出专职教练员参加了快乐体操教练和裁判培训班并组队参加了首届全国快乐体操赛。盈丰国际:并根据各区市教体局、教育局托幼办的要求,对各区市幼儿园的教师进行集中或分散培训,并到部分大型幼儿园进行现场指导,持续开展全市幼儿操指导员、裁判员的免费培训。根据娱乐性、层次性、衔接性的编排原则,以扩大体操人口为根本目的,促进青少年和儿童身心健康发展,培养基本运动技能服务。

  此前青岛市的体操运动一直沿用纯业余式的训练,满足不了运动成绩提高的需要,直至青岛市第二体育场体育幼儿园的建立,使得青岛体操人才在训练的组织形式上前进了一步。

  体操运动员的选拔、训练、培养与可持续发展还需要广大社会和政策支持,以及教练员的努力研究和实践来再铸辉煌。

  “2017年学校和教育局开始不同意同科小区孩子上苍梧初中,后来经业主与开发商协调,又同意了。今年一开始也不同意,但后来在争取下,一手房可以,二手房却不行。”朱女士说,业主们认为,学校缺乏契约精神。

  澎湃新闻在该份助学协议看到,并未有有关一手房、二手房入学资格的具体规定。

  朱女士想让今年小升初的孩子进入苍梧校区,相比她所在的同科小区邻近的连云港外国语学校,新海实验中学在当地更加有名。

  苍梧中学党政副主任张培对澎湃新闻称,学校与开发商签的协议没有注明期限,“本来校企协议初衷是提供给当时第一批业主入学资质,二手房再入学的话以后就无休止了,以后房子还会买卖,就变无限期了。”

  核心提示:为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加快实现教育装备现代化,进一步深入开展基础教育装备管理应用年活动,提高全省装备队伍综合素质和业务水平,2018年...

  “最重要的是这个小区原本就不属于苍梧中学学区,明年我们可能就连该小区一手房都不允许进入苍梧中学。”樊说。

  连云港市教育局安稳处樊姓负责人则对澎湃新闻表示,近几年苍梧中学周边小区业主陆续增多,学生数量增加,已经比两三年前增加了十几个班。教育局从平衡学校教育资源的角度考虑,不同意该小区二手房学生入苍梧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