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启刚谈电竞:家长对电子体育有误解它与围棋

更新日期:2018-09-01 17:28    浏览次数 :

  据介绍,“下一代体育”公益项目将为儿童、特别是农村留守儿童所在学校或社区搭建体育活动公益平台,为学校提供“以儿童为中心”的教学理念,使儿童在体育中学习增强自信、沟通协作和设立目标等重要生活技能,从而能够更加有信心地面对生活挑战和融入社会。项目将邀请体育学院教授、体育行业知名专家、退役运动员、儿童心理学专家等组成专家团队,并聘请其中的部分专家作为项目核心培训师,同时编写项目用培训手册和工具书;为项目校体育教师提供定期培训和交流;在项目地开展校内体育活动、校际足篮球比赛、市级足篮球比赛,为孩子提供真正的运动成长体验;提供开展体育活动所需的体育器材,帮助条件简陋的学校改善体育设施等。

  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王卫国在启动仪式上讲话指出,党和政府历来高度重视青少年体育工作,国务院印发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关于强化学校体育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意见》,对儿童体育工作和儿童身心健康发展提出了重要指导意见。“下一代体育”公益项目的实施,可以推动青少年体育教育,让乡村的孩子与城市的孩子一样感受体育精神的魅力,享受体育锻炼带来的乐趣,意义重大。

  总的来说,运动的项目的选择,要以兴趣为导向,平衡发展为基础,合适的教学形式为驱动力,并避免一些不适的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身体波动期(比如身高变化变化的时间:10-16岁),可以适当的避免高强度或有碰撞的运动项目(篮球、足球等),减少骨骼损伤的概率。

  适合的教学形式,是小孩坚持运动锻炼的最大动力。课程设置、内容组成和老师(教练)教学形式,从小孩对运动项目的情绪反馈上可以做考评。当然,家长的正确的认识也极为关键。

  田径类项目是身体锻炼的基础、体操相关的项目可以均衡上下肢力量,轮滑、冰雪类有助于平衡性,游泳可以改善身体的多项功能。而这些项目中,如果过早或者过多的锻炼单一项目,则会使身体朝某一方面倾斜,建议青少年儿童阶段选择两、三项不同类别(球类、游泳、舞蹈等)的运动项目进行交叉训练,并适时的调整锻炼项目(也不适合频繁调整运动项目,建议半年以上)。

  兴趣的寻找可以从两方面着手。一是运动项目的体验,挑选合适的时间和场合逐一尝试各个运动项目(天气好、热闹、好玩),在这个过程中挑选小孩喜欢的项目。二是意识的灌输,观看一些运动项目的电影、比赛,或者在家长参与这项运动时带上小孩,都是给小孩无形中培养对运动的兴趣。

  先“像一个运动员”,有过硬的身体基础,再考虑着重培养哪个项目。运动项目的选择依据主要有四个依据:

  而韦德看到之后,转发了这条动态,还配文写道:“助攻这么少,看来我当时没传多少次球,但是我们得先拿下第一个冠军。”

  在今日也传来了韦德最新消息。在此前,有一名美国网友在推特上晒出来06年韦德在总决赛中的比赛数据,”“场均39.3分8.3篮板3.5助攻2.5抢断1.0盖帽,投篮命中率51%,是NBA历史最伟大的一次总决赛个人表演。”这条推特这样写道。

  库兹马在今夏也免费办了一次训练营,他亲自教了家乡许多孩子进行训练,他的做法实在是太暖心了,这样的库兹马真的值得我们所有人去点赞,也期待着下个赛季他能够成为詹姆斯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加油!

  霍启刚去年当选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问及打算做什么事,他坦言想要尽力争取电子竞技成为电子体育项目。

  “我不是玩家,没有自己的战队,也不是游戏开发商,但是今年带来的提案与电子竞技相关。”全国政协委员、集团副总裁霍启刚说。提到霍启刚,很多人对他并不陌生,今年是他首次在全国政协青联界别上亮相。

  霍启刚去年当选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问及打算做什么事,他坦言想要尽力争取电子竞技成为电子体育项目。他说自己的目标是“争取到2022年亚运会,电子体育项目正式成为参赛项目并加速其进入奥运会赛场”。

  霍启刚提供一组数据显示,据市场分析公司Newzoo 2017年发布的《全球市场报告》,当年全球电竞产值规模达到1160亿美元,同比增长10.7%,未来还将保持至少8.2%以上的增长率,2020年将达到1435亿美元。该产业在中国产值预测将达到275亿美元或人民币1890亿元,会占全球市场规模的四分之一。

  霍启刚对此有一个基本的判断:电子体育运动是大势所趋,拥有强大的青年群体基础。可是,他也观察到,社会上对于电子竞技的误解还有很多,一些家长认为电子竞技就是电子游戏,对青少年具有危害性。

  霍启刚对此解释,一定要注意“电子体育”是以“电子游戏”为初期基础发展而来的一项竞技体育运动,倡导“个人拼搏,团队合作,全力争胜”的精神,这和传统体育活动精神并无本质区分。而“电子游戏”的娱乐行为只是一项日常大众化消费。由于概念模糊无界定,部分舆论把电子体育渲染为洪水猛兽,影响这项运动的普及和推广。

  霍启刚直言,电子竞技其实以体育精神的基因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在与从事电子竞技的年轻选手的接触中,他发现一个现象,参与比赛的年轻人的水平非常高,常年投入训练才能参加高水平的比赛。与很多竞技体育一样,这群年轻人的反应能力也非常强,但有的项目选手到了二十五六岁也要面临退役。所以,如何在其有限的运动生涯中发掘自身最大价值,并且在退役后还能从事教练或与电竞相关的行业来延长这份职业,也是目前面临的重要课题。

  还有人存在偏见,认为电子竞技是宅男的游戏,很难被大众认同为竞技体育。“玩什么,只是一种媒介。”霍启刚说,提到电子体育和电子竞技,人们往往会想到电脑、电视与手机平台的游戏,实际上,电子体育与竞技所涵盖的内容却恰恰是体现文化、创新和科技的结合体。电子竞技其实与象棋、围棋等项目别无二致,看似安静的比赛背后,其中都蕴含着竞技体育精神。

  电子体育项目难道就是一成不变吗?“当然不是!”霍启刚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目前电子体育的模式只是一种形态,毕竟电子体育的发展具有阶段性。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他设想完全可以用虚拟现实技术来实现。

  霍启刚进一步分析,电子体育项目未来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以我国历史人物为主题的各类大型电竞项目,是全世界青少年认知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良好媒介。而无人机、机器人竞技比赛等体现“更高,更快,更强”精神的项目,亦是电子体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高新技术及装备的应用在不断更新着电子体育的内涵和外延。

  霍启刚欣喜地看到,在去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拨款1亿港元,用于推动电子竞技发展。对于内地而言,把属于青年亚文化范畴的电子竞技,纳入到主流的社会文化中,成为一项被大众认可的电子体育项目,这个过程并不容易。

  作为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的霍启刚,经常与国际奥委会沟通。他发现,要被传统的体育赛事主办方所接纳,不能一味地被电子游戏厂商“牵头”的行业标准所羁绊,同时行业协会也要加快电子体育的规范化建设。

  他提出建议,由政府相关部门主导,尽快支持成立中国电子体育协会,统一组织国内各类比赛,培养运动员、裁判员,协调电竞厂商,团结行业以及指导群众参与健康绿色的电子体育项目。同时,通过专项协会对接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和国际奥委会体系的官方机构,将优质并能代表中国文化的国产原创电子竞技项目在国际上推广,盈丰国际:与我们培养的优秀电子体育运动员一起参与亚运会、奥运会并通过国际舞台使我国成为此项运动之强国。

  电子体育需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霍启刚说:“让电子体育运动更契合国际奥委会之精华,既继承发扬和更好地推广了传统体育的奥运精神,又力争消除目前大家所认知的电子竞技中存在的各类血腥、暴力等相关内容的负面影响,规范和实施此运动的行业准则。”

  其实,霍启刚心中有一个更大的愿望:希望通过电子体育,来寻找我国文化自信中新的“增长极”。他表示,除了推动其成为体育比赛的项目之一,同时要建立一种“中国文化+体育项目+科技创新”的模式。在中国悠久的传统文化中挖掘优秀原创题材,进一步开发本土资源和知识产权产品。用科技提高国产电竞产品的文化含量的同时,又增加了相关产品的附加值,正确引导年轻一代在“合理,合法与合规”的情况下积极参与,推进建立健康有序、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科创文体新业态。

  他观察到,内地多个省市出现体育场馆多、活动少、使用率低的现象,可是专门的电子体育比赛场馆并不多,这某种程度影响了这一产业的发展。他建议这些场馆可以主动联系电子体育界,使参与改造后的场馆营运具有“溢出效应”:不仅解决场馆使用率低的问题,而且可以增加电子体育的群众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