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体育黑历史雅加达再添几笔 还敢说别人脏?

更新日期:2018-08-26 17:02    浏览次数 :

  对于底线和底限这两个词汇,具体解释可以看出它们还是有所区别的。底线代表设置的最低基数,底限则代表在某个范围内的最低限制规定。所以在定义韩国体育时,我们应该使用的是毫无底线可言,因为他们的做法根本无法用某个范围去界定。

  韩国篮球队也是黑历史一堆。在1997年韩国本土举行的东亚运动会上,韩国队曾与中国台北队有过交锋。比赛的最后时刻,中国台北队以70-68领先两分。令人瞠目的是韩国人居然偷偷把原本10.9秒的时间调到了58.8秒,只为了给自己留出更多时间翻盘,当然这样的诡计在中国台北教练组的强烈抗议没有得逞。

  但是仁川亚运会上,机关算尽的韩国男篮小组赛阶段凭借不公正判罚击败菲律宾队只为避免与伊朗队提前相遇。决赛与伊朗队争冠又是依靠差异性判罚获胜,让人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有韩国选手的比赛,判罚尺度不一才属于常规操作。

  1988年首尔奥运会的拳击比赛,韩国选手朴思勋被击倒了两次还是被判了获胜。事后,国际拳击联盟认为:“韩国贿赂了三个裁判。没接受贿赂判罚保加利亚名将赫利斯获胜的那位裁判瓦尔克则在赛后被韩国教练和官员一顿暴揍。

  本届亚运会女子重剑团体赛,当中国队29-28险胜韩国队后,韩国队教练怒不可遏直接踢翻现场挡板表达不满情绪。当射箭女子个人反曲弓半决赛,张心妍淘汰韩国名将康彩英后,韩国射箭队总教练金成勋疯狂嘲讽:“见鬼了,我们居然输给了中国和印尼。”韩国媒体也鼓噪:这样的结果让人无法理解。实际上,韩国体育界做出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简直是不胜枚举,但就是这样他们居然还有脸说别人脏!

  竞技体育充满了不确定性,所以胜利才更加珍贵。不过输不起的韩国体育人,对胜利的追求达到了一种近乎病态的程度。或许在他们的成功学当中只要能够获得冠军,过程和手段不管是否有悖奥运精神都不重要,只要失败就是不可接受的。当韩国体育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拙劣行为,外界也就很容易将其上升为国家高度。韩国人,输不起!(Amber)

  2002韩日世界杯毫无疑问是令人难忘的一届赛事。2014年郑梦准自曝:“‘我被问到过韩国队能在2002年世界杯上进入半决赛,是因为你贿赂了裁判吗?’这样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如果我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呢’。”在面对韩国队时,葡萄牙队、意大利队和西班牙队接连中招,FIFA制作的DVD世界杯的“10大嫌疑误判”中有四个出自韩国队身上。

  最近的就是今年2月在韩国平昌进行的冬奥会,短道速滑多个项目都出现了极大争议,周洋赛后接受采访时说,到现在也没搞明白到底是哪儿犯规了,越来越看不懂短道这项运动了。同一场比赛中的判罚放在韩国选手身上是一个标准,放在其他国家选手身上则是另外一个标准,平昌不平常……。实际上,王濛和周洋这些年来没被韩国短道速滑选手下黑手。

  雅加达亚运会当中日在泳池内直面对话展开激烈竞争时,直到游泳项目最后一天才打破金牌荒的韩国游泳队可谓是怒刷存在感。在热身池当韩国运动员金海津与中国选手沈铎发生争执甚至后来演变为身体冲突后,韩方执意将这一在游泳项目很常见的事情搞大。

  虽然最新消息是在亚洲奥林匹克评议会和亚洲泳联的调解下韩国代表团团长已经接受中方道歉,但金海津在事后表示冲突让自己的意志力直接崩溃,并最终导致自己预赛便被淘汰没能拿到金牌的说法显然是荒谬而又可笑的。当然,韩国体育近几十年来就是以一种很奇特的方式存在于国际体坛。

  即使中国足球患“恐韩症”许久,当俱乐部层面中韩球队在亚冠联赛赛场相遇时,K联赛球队依然在赛前对中国球队设置重重障碍,上海申花、北京国安、长春亚泰、天津泰达和广州恒大哪一支球队说起作客韩国都是一肚子苦水。羽毛球比赛,除了有裁判因素外,甚至还能搞出空调时开时关,只为让韩国球员的对手们摸不着方向频频失误。

  体育学者在探讨如何从玩耍逐步演变为现代体育的过程中。归结起来,普遍认同现代体育文化的形成与发展经历了七个关键特征的变化,其中便包括公平性、理性化、制度化等。不过韩国人对此显然是不认同的,他们时常表现出丧失理性,对公平进行践踏、对制度恣意蔑视。盈丰国际平台: